黑客蹲点豪华酒店种木马 一年多盗1500万
他姓陶,今年35岁,云和县人,高中学历,他是个电脑奇才,无师自通,看几本书就能上机操作编程,可惜,他的天才,似乎总用在错误的地方。 三年前,因为用木马非法获取他人计算机数据进行倒卖,他成了浙江省第一个因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而获刑的黑客。 缓刑期间,他又“出事”了,用木马“偷”了1500万元,昨天,因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陶某被云和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他曾用木马偷了33万元的游戏币获刑一年半 “用木马,一开始只是为了玩游戏。” 2009年初,陶某迷上了网络游戏。为了提高“技术”,他整天泡在网上搜索学习。很快,他发现了“最好”的网络游戏工具“游戏木马”。 这种木马能通过一些游戏网站,侵入游戏玩家的账户。如果里面有游戏币,陶某就拿去卖掉,小赚一笔。 2009年6月20日的下午,陶某侵入了一个新的账户,这个账户里,有价值33万元的游戏币。陶某一个没留,全卖了,赚了将近19万元。几天后,他被捕了。 他成了浙江第一个因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获刑的黑客,刑期1年6个月,缓刑两年。 他本应该洗心革面。可尝过一朝暴富的滋味,他发现自己“回不去”了,网络游戏不再是他的爱好,而是他发财致富的“商机”。 他找到了另一个黑客31岁的青田人杜某,当自己的合伙人,他们的目光,投向了温州,他专住豪华酒店其实是想在酒店局域网放木马。 “每次我都在豪华酒店的局域网里放木马。住得起这些酒店的客人肯定有钱,游戏币不会少的。” 2011年4月,仍在缓刑期间的陶某跟杜某一起来到了温州。 选择温州,是因为觉得这里有钱人多,“中奖”几率大。 两人到达后的第一件事,是开始不停地在各个豪华酒店里开房,多贵的房费都不手软,“入住这些豪华宾馆的客人,都是有钱的主。他们如果玩游戏,游戏币肯定少不了。”在陶某看来,这叫“投资”。 他们住进客房的唯一目的,就是联网把木马放进宾馆的局域网,然后把网络游戏“456棋牌游戏”更新的网址变成自己的服务器网址,宾馆的客人只要玩这个游戏,就会中木马。 中了木马的玩家,在陶某跟杜某跟前,基本就成了透明他们在不在线,在哪个游戏房间哪张桌子上玩游戏,账户里游戏币还有多少,一目了然。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地方。陶某跟杜某能用木马看到玩家的底牌,还能把自己的牌变掉。 简单地说,跟这些中木马的玩家玩游戏时他们可以“出老千”,百战百胜。 于是,在酒店房间里足不出户的两个人,抱着电脑,先用木马找到游戏币特别多的玩家,一路跟踪到游戏房间里,然后找他玩牌,把他账户里的游戏币全“赢”过来。 他靠木马“偷”了1500万,还拉发小一起发财结果全栽了。 “15个月的时间,我们靠放木马,赚了1500万元。” 之所以是“赢”游戏币而不是直接偷游戏币,是陶某从自己获刑的经历得到的经验。拿到游戏币后,他们就联系网络游戏银商(用人民币买卖游戏中的游戏币,来赚取中间差价的商人),双方再打一局游戏。 这次,输牌的就是陶某和杜某了。游戏币给了银商,银商再把人民币转到两人的银行账户中。 短短6个月,两人赚了532万余元,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陶某觉得自己找到了“金山”,杜某却胆怯了。之前,他觉得靠木马弄点小钱花花,不算犯罪。现在到手的钱上了7位数,他慌了,他提出收手,可陶某哪里肯,两人一拍两散。 想发财的人有的是,陶某很快找到了好几个帮手同样是电脑高手的朱某、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俊跟小伟…… 说起小俊跟小伟,这两人对电脑并不精通,能入伙全是陶某的面子他觉得自己发财了,得拉两个发小一把,就把他们从外地叫到云和,专门帮忙打牌,赚省力钱,打了4个月牌,两人一人拿了15多万元。 陶某拿的更多,短短一年多点时间,他们赚了1500余万元。很有经济头脑的陶某还用赢来的钱办公司,买股票、黄金进行投资。 他们“好”日子,结束在去年的8月初。因为被人举报,陶某再次被捕。他的几个黄金搭档也相继落网。 昨天,在云和县人民法院的法庭上,几个黑客一一获刑。他们“偷”来的钱,也全被依法追缴。 -------------------------------------------------------------------------------- 他总是能在网上找到银子最多的玩家打牌,而且总是赢 浙江省第一个获刑黑客缓刑期又手痒 他姓陶,今年35岁,云和县人,高中学历。 他是个电脑奇才,无师自通,看几本书就能上机操作编程。 可惜,他的天才,似乎总用在错误的地方。 三年前,因为用木马非法获取他人计算机数据进行倒卖,他成了浙江省第一个因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而获刑的黑客。 缓刑期间,他又“出事”了,用木马“偷”了1500万元。 昨天,因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陶某被云和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 他曾用木马偷了33万元的游戏币 获刑一年半 “用木马,一开始只是为了玩游戏。” 2009年初,陶某迷上了网络游戏。为了提高“技术”,他整天泡在网上搜索学习。很快,他发现了“最好”的网络游戏工具——“游戏木马”。 这种木马能通过一些游戏网站,侵入游戏玩家的账户。如果里面有游戏币,陶某就拿去卖掉,小赚一笔。 2009年6月20日的下午,陶某侵入了一个新的账户。 这个账户里,有价值33万元的游戏币。 陶某一个没留,全卖了,赚了将近19万元。几天后,他被捕了。 他成了浙江第一个因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获刑的黑客,刑期1年6个月,缓刑两年。 他本应该洗心革面。可尝过一朝暴富的滋味,他发现自己“回不去”了。 网络游戏不再是他的爱好,而是他发财致富的“商机”。 他找到了另一个黑客——31岁的青田人杜某,当自己的合伙人。 他们的目光,投向了温州。 他专住豪华酒店 其实是想在酒店局域网放木马 “每次我都在豪华酒店的局域网里放木马。住得起这些酒店的客人肯定有钱,游戏币不会少的。” 2011年4月,仍在缓刑期间的陶某跟杜某一起来到了温州。 选择温州,是因为觉得这里有钱人多,“中奖”几率大。 两人到达后的第一件事,是开始不停地在各个豪华酒店里开房,多贵的房费都不手软。 “入住这些豪华宾馆的客人,都是有钱的主。他们如果玩游戏,游戏币肯定少不了。”在陶某看来,这叫“投资”。 他们住进客房的唯一目的,就是联网把木马放进宾馆的局域网,然后把网络游戏“456棋牌游戏”更新的网址变成自己的服务器网址。 宾馆的客人只要玩这个游戏,就会中木马。 中了木马的玩家,在陶某跟杜某跟前,基本就成了透明——他们在不在线,在哪个游戏房间哪张桌子上玩游戏,账户里游戏币还有多少,一目了然。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地方。陶某跟杜某能用木马看到玩家的底牌,还能把自己的牌变掉。 简单地说,跟这些中木马的玩家玩游戏时他们可以“出老千”,百战百胜。 于是,在酒店房间里足不出户的两个人,抱着电脑,先用木马找到游戏币特别多的玩家,一路跟踪到游戏房间里,然后找他玩牌,把他账户里的游戏币全“赢”过来。 他靠木马“偷”了1500万,还拉发小一起发财 结果全栽了 “15个月的时间,我们靠放木马,赚了1500万元。” 之所以是“赢”游戏币而不是直接偷游戏币,是陶某从自己获刑的经历得到的经验。拿到游戏币后,他们就联系网络游戏银商(用人民币买卖游戏中的游戏币,来赚取中间差价的商人),双方再打一局游戏。 这次,输牌的就是陶某和杜某了。游戏币给了银商,银商再把人民币转到两人的银行账户中。 短短6个月,两人赚了532万余元,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陶某觉得自己找到了“金山”,杜某却胆怯了。之前,他觉得靠木马弄点小钱花花,不算犯罪。现在到手的钱上了7位数,他慌了。 他提出收手,可陶某哪里肯。两人一拍两散。 想发财的人有的是,陶某很快找到了好几个帮手——同样是电脑高手的朱某、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俊跟小伟…… 说起小俊跟小伟,这两人对电脑并不精通,能入伙全是陶某的面子——他觉得自己发财了,得拉两个发小一把,就把他们从外地叫到云和,专门帮忙打牌,赚省力钱。 打了4个月牌,两人一人拿了15多万元。 陶某拿的更多,短短一年多点时间,他们赚了1500余万元。很有经济头脑的陶某还用赢来的钱办公司,买股票、黄金进行投资。 他们“好”日子,结束在去年的8月初。因为被人举报,陶某再次被捕。他的几个黄金搭档也相继落网。 昨天,在云和县人民法院的法庭上,几个黑客一一获刑。他们“偷”来的钱,也全被依法追缴
 
在线客服
Comm100技术提供